舆论场:共产主义接班人?

戴仑撰写2017-06-21 04:32:34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创作的油画被苏富比拍出3,300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的天价,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不同场合对“计划经济”的褒扬,以及由此引发的争论,再次被翻出并成为舆论热点。

当然,马云口中的“计划经济”并不是中国大陆从1958年以降30多年的实践,而是依托大数据技术,原先市场中那只“看不见的手”将变得可计划、可预判,让市场变的“更加聪明”,是一种“新概念计划经济”。


马云对大数据的作用非常自信(图源:VCG)

自2015年9月提出这个观点以来,马云数次在公开场合宣讲自己的理念,最近的一次是2017年5月26日在贵州省贵阳市召开的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虽然表达上有些改进,但仍坚持大数据优化计划经济的立场不动摇。

群起而攻之

伴随着马云一路的鼓与呼,是大陆主流经济学家的一致批判。

钱颖一从历史出发,认为20世纪全球经济中的重大事件之一是人类尝试用计划经济来取代市场经济,希望创造效率更高同时分配更加公平的经济运行机制,但这个实验完全归于失败,中国经济的成功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一个突出例子。

吴敬琏从理论的角度,指出东欧经济学曾一直致力于探索市场社会主义的可能性,即通过计划经济来模拟市场,根据市场供求来定价,以期达到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相同的效果,而东欧的计划经济实践证明,这个计划模拟市场的理论在现实中根本行不通。

张维迎则站在现实层面,表示大数据的出现可能会使计划经济重新变得可行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基于数据的决策只是科学决策,而不是企业家的决策,企业家必须看到知识和数据背后的、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企业家的决策一定是超越数据的。

张维迎的最后一句话,马云有可能是认同的,他曾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揶揄经济学家,认为经济学家干的活儿是试图从“昨天”中提炼出某种模型,而企业家是面向“明天”的。如果只听经济学家说的话,一半的企业家都会死掉。

假如讨论只限于经济层面,马云推崇的“大数据计划经济”不会成为公共话题。那些将讨论推到大众面前的力量,是来自政治层面的批判。

大陆独立学者荣剑认为,经济学家们的反驳“并没有切中马云的要害”,原因在于计划经济从来都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模式或经济运行机制,而是一个“完整的制度安排”,与其紧密相连的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公有制、无产阶级专政、按劳分配、阶级和阶级斗争”,“没有这些制度性要素的支撑,计划经济根本就不可能建立起来”。

所以,“计划经济的实质不是科学计算,不是数据化管理,更不是一个超越利益的和价值中立的计算机控制系统”,计划经济的实质在于,“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权力经济,是国家支配一切经济资源和经济组织的权力控制系统”。

原中央党校教授蔡霞说的更加明确,“计划经济不仅仅是经济,制度的属性必然是极权控制,极权统治。计划经济的本质是权力全面控制,民众没有权利。”

至此,这场争论已经不是“哈耶克与凯恩斯之争”,而是市场经济与“国家主义经济”之争,背后甚至有自由价值与极权统治对立的影子。

(戴仑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