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营与皇宫的距离 争议回族穆斯林移民

泉野撰写2017-04-11 02:23:02

在中国,贫困与生态环境脆弱往往是共生的。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大部分分布在18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这些地方或者干旱缺水,或者地表水渗漏严重而无法使用,或者高寒阴冷、有效积温不足,或者山高坡陡、水土流失、灾害频繁。其中最典型的区域是中国西南部的喀斯特地貌区和西北部的“三西”地区(编者注:甘肃的河西、定西和宁夏的西海固,并称为“三西”)。

宁夏南部的西海固,作为中国贫困程度最深的连片贫困地区之一,便是“三西”中最为典型的构成部分。为了应对越来越严重的沙漠化,同时抓住国家农业专项建设的政策机遇,宁夏自治区从1983年开始,先后实施了4次政府组织的政策性移民搬迁。也即,吊庄移民、扶贫扬黄工程移民、中部干旱带县内移民和“十二五”中南部地区生态移民,原籍腾出的土地全部进行生态修复。


宁夏规模浩大的生态移民,在外界产生了南辕北辙的两种评价(图源:多维记者/摄)

其中规模最为浩大的生态移民,却产生了极为分裂的两种评价。在《纽约时报》长达六千余字的报道中,所谓的生态移民充满着政府强势搬迁、村民弱势抵抗的不和谐因素。相较于此前近乎皇宫的田园牧歌式生活状态,整齐划一的移民新村更像是难民营。

于民众,“这些曾经在广阔的山丘地带放牧绵羊和山羊的人们,现在感觉像是被圈起来的动物,没有活力,对自己的未来毫无把握”;于宗教信仰,“设计新房子的官员把马桶和淋浴安装在同一个卫生间里,这对回族穆斯林来说是一种冒犯”;于官员,“官员拆掉了迁出家庭的住房,还惩罚那些留下不走的人,拒绝翻新他们的住房或为他们建养殖圈棚,不给他们提供自来水,以及养羊、养牛的补贴。”于环境保护,“中国的安迁政策至少部分是为了控制少数民族人口,而官员们则可能利用环境原因作为一个幌子。” 

紧随其后,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生刘成良以实际调研中的所见所闻,逐个击破了《纽约时报》的“谎言”和“阴谋论”。因为不仅根本就不存在政府强制搬迁的问题,而且政府在安置过程中对于民族习俗非常重视,细致得考虑到了伊斯兰不同教派的信仰问题。“在村庄中调研多天,从来没有听到过任何村民抱怨政府不尊重穆斯林的问题,并且在各级政府的大力帮扶下,移民都获得了很多帮扶资源。”刘成良通过对生态移民带来的便捷交通、良好教育以及方便的水资源供应以及当地官员鞠躬尽瘁等的褒奖,不由分说给移民新村戴上了又一顶流光溢彩的帽子——别墅。

究竟是难民营,是皇宫,还是别墅,或是其他?居于其中且每天感受整个村落温度与节拍的移民者最能解其中况味,也没有人比他们更希望走出贫困。

真实的“生态移民”

千百年来,宁夏的历史就是一部移民开发史。秦汉时期,军事移民的盛行有效抵御了外族的入侵;进入唐宋,党项民族的两次内迁最终成就了强大的西夏王朝;元代,大规模政策性移民迁入极大地促进了区域经济开发;清代,政治引发的强制性移民奠定了今日宁夏地区回族的分布格局;新中国成立之后,宁夏的重大移民事件主要包括建国初期的支边建设和改革开放后的生态移民。

当下争论最多的,正是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启动的生态移民工程。根据《宁夏“十二五”中南部地区生态移民规划》,“西海固”连同宁夏中南部的同心县、盐池县、红寺堡区被确定为9个扶贫开发重点区县,国土面积达到了4.3万平方公里,占到了宁夏的65%;人口256万人,占到了全区总人口的41%。但是区域内人口、资源、环境与社会经济发展极不协调。

(泉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