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习近平思想”时机未到

王雅撰写2017-03-29 13:43:16

1925年,当陈独秀为了国民党内的一官半职痛骂农民运动“愚蠢,幼稚”的时候,毛泽东写下《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分析了当时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是分清“敌友”,详实地剖析了地主买办阶级,中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和彻底的无产者各自的经济地位和生活状态,这套理论后来成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思想,也成为毛泽东思想的源始。

1978年,邓小平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面对与会的281名中共中央委员,说道“不打破思想僵化,不大大解放干部和群众的思想,四个现代化就没有希望”。他的这番以呼吁全国全党“解放思想”的讲话,被后人视作其治理中国,构建“邓小平理论”的开端。

时间轴拨到2017年,在这个中共十九大的政治年中,当“习核心”在去年的六中全会上“落定”后,“习近平思想”突然成为这个料峭早春中的一个政治话题。从今年中国“两会”(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和参政机关全国政协)结束前夕,来自中国军方的两名学者3月14日在英国首都伦敦高调出版其新作《习近平思想》,到香港媒体《明报》放风“习近平思想”今秋十九大入党章,这一切不禁惹人浮想联翩。

正如多维新闻一直以来的判断那样,在十八大后的近5年的时间中,习近平在党建、治国理政、国际关系等领域所实现的范式转移,已经达到或者部分达到“毛邓习”政治传承的高度。一个可以涵盖他所思考中国如何应对当今世界局势,以及实现中国文明崛起,并提升中共执政现代性的政治思想,也在渐渐呈现雏形。


毛邓习各自理念有其内在的传承性(图源:多维新闻网)

时代变革下的毛邓习传承

人类思想的精粹往往诞生于大混乱的时代格局中,春秋战国的“无义战”造就了诸子百家思想的澎拜萌发,宋明之际王朝秩序的破坏、民族压力的激化催生了程朱理学与王阳明“心学”的发展。

近代以来也是如此,毛泽东思想孕育的时代是在二十世纪初叶,当时世界范围内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余威”仍存,列强在全球瓜分利益,国家、民族矛盾激化;中国内部则是清王朝刚刚覆灭,却没有一个稳定的新政权继承,大革命失败,日俄蠢蠢欲动。面对民族存亡,中共的宣传机器经常说,这种时候是“历史的重任交给了共产党身上”,因为中共宣传的愚笨,这句话现在被很多人视为套话。其实如果身处那个时代,就能体会到这句话背后的重量。毛泽东思想要回答的就是如何去定义并掌握这个时代。也正因为毛泽东回答了这个问题,其思想才得以确立。

邓小平理论的出现也是相似的历史环境。尽管邓本人看上去更像一个实用主义者,他的“白猫黑猫论”的现实感如此之强烈,与毛泽东理想主义有着天壤之别。与年轻时代就已经思考、参与、主导中国历史进程的毛泽东不同,邓小平真正掌控中国是在他的晚年。当时世界范围内美苏争霸在短短十几年内迅速进入高潮,又迅速以苏联的解体而告终;因为文革,中国内部亦是千疮百孔,摇摇欲坠。如果说毛泽东思想要解决的是如何革命,那么邓小平则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如何发展。

(王雅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