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辱母杀人案背后的汹涌民意

流火撰写2017-03-29 01:37:34

关于“辱母杀人案”的讨论,在最近几天充斥着整个中国舆论。已经有评论者放言,无论这起案件最后的结果如何,这样讨论必将成为中国法治进程中的一个重要事件。

案件发生在2016年4月14日,一名22岁的男子于欢与其母亲苏银霞,因为无力偿还高利贷,被11名催债人长时间堵门、扣留,期间苏银霞还遭受了催债人的极端侮辱。当地民警接警来到现场,却只留下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就转身离开,最终于欢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刺中4人,其中一人因失血过多死亡。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在陆媒对这一案件进行报道后,引发了大陆媒体与民众汹涌而来的集体不满。

有陆媒在报道中连发数问:什么条件才构成“防卫的紧迫性”?一审判决完全排除正当防卫,甚至排除防卫过当,是依据了怎样的法律标准?催债一方在案发后4个月被当地警方认定为“黑恶势力团伙”,判决时有没有进行考量?司法如何在法律理念与现实之间、生命权与自卫权之间作出“令人信服的”权衡?


山东“辱母杀人案”引发公众讨论(图源:VCG)

作为对这些问题的呼应,社交媒体上呈现出一边倒的“伸冤”之声,大批网友因为“辱母”这一关键词而同情于欢的“正当防卫”,认为如此重判是“人为地将本有温度的法律变得冰冷”。

在这股声浪中不乏网络大V的身影。大陆学者易中天发微博呼吁“无罪释放于欢”,因为催债人“辱母”的行为严重践踏了中国传统的核心价值。一位在网络上颇有名气、同时也颇有争议的心理学者也发文称“你必须为你的母亲而战”。不过也有大陆媒体人指出,易中天还活在春秋战国时代,因为中国从秦朝开始,欧洲从中世纪开始,都已明确禁止“血亲复仇”。

官媒这一次选择站在民意一边。大陆党媒《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称“法律不仅关乎规则,还关乎规则背后的价值诉求,关乎回应人心所向、塑造伦理人情”。《人民日报》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也发文称,在中国传统的情理社会,精神侮辱带来的“防卫紧迫性”不亚于生命健康权,让民众“对司法失去信任才是最可怕的”。

当然,舆论对于案件的讨论并非没有争论,但几乎所有分析都认为,案发时“警方的过错”,以及由过错带来的“法律保护缺位”是造成悲剧的重要原因之一。甚至有国际媒体在报道时称,警察涉嫌渎职的不作为,“是社会公义、司法信任、警察形象、政府公信力的一次集体下滑”,“造成的瘢痕难以修复”。

值得一提的是,在舆论大讨论的态势已经形成的情况下,山东济南警方的官方微博却发布了一幅“毛驴追尾大巴车”的图片,并配有“受伤的总是毛驴啊”的文字,被认为是对网友的恶意讽刺。这也加剧了舆论对于大陆警察一直存在的种种问题的口诛笔伐。

而法律人士对这一案件讨论的核心,是于欢的行为应该定义为“防卫”还是“伤害”。多名法律学者、律师发文表示于欢是“防卫过当”,其中以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为代表,认为法院判决中“纠缠”、

(流火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