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官场“换血”的三重解读

王雅撰写2017-03-28 02:35:42

作为中国大陆最重要的直辖市之一,天津政坛的一举一动历来为政治观察家们所关注。

日前这个毗邻中国政治中心北京的城市,经历了一次人事上的更迭。中共高层从其他省份,选派了4名官员“空降”天津,担任天津市委常委。这是自2016年9月,天津市市长黄兴国落马后,该地政坛又一次大规模人事变动。

新任职的四位天津市委常委张玉卓、盛茂林、程丽华、赵飞任,大多属于外地“空降”至天津。如张玉卓此前的职务为神华集团董事长。而盛茂林早前有着共青团工作经历,曾于2012年至2014年间担任湖南副省长,后担任山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程丽华则曾担任过青海省副省长。赵飞则是现任天津市副市长,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是2014年原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落马之后的继任者。

此次天津政坛“换血”中透露出三个信息值得关注。

第一点是如前文所说,此次进入天津市常委会的官员都是“空降”。而在中国大陆政坛,“空降”意味着此地官场问题已经不是撤除一名官员就能够解决的,而是政治生态文化出现“崩塌”。如此前山西官场曾被中共定性为“塌方式腐败”。而在黄兴国落马之后,中纪委巡视组给天津官场的定性也是“政治生态遭破坏,好人主义盛行”。


2016年黄兴国参加中国全国两会,他落马之后天津官场开始全面“清理黄兴国遗毒”。(图源:VCG)

当然,从目前来看,离开天津常委的三名官员并未遭到中纪委的调查。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黄兴国在天津官场耕耘多年,势必关系深厚,盘根错节。天津常委会的“换血”只是个信号,相信对于黄兴国在天津的遗留问题,中共的纪委和组织系统一定是在不断处理和解决。

十八大以来,“清除余毒”的说法成为中共惯用词。今年2月,中共中央巡视组通报对重庆的“回头看”情况,特别点出重庆“清除薄熙来、王立军思想遗毒不彻底”。

今年1月,《天津日报》头版刊发报道称,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称,要彻底肃清黄兴国案的恶劣影响、肃清流毒等。

而此前,中国多个部门曾有要“肃清令计划余毒”、“肃清周永康余毒”、“肃清郭徐余毒”等说法

第二个值得关注的信息是“戎装常委”离开地方的现象正在继续。

伴随着此次天津人事调整,天津警备区政委、解放军少将廖可铎正式离开天津,出任解放军东部战区陆军首任政治委员。意味着又一地方的戎装常委退出地方官僚系统。

“戎装常委”又称“军方常委”,即中国大陆各省级党委领导机构内的军方代表,一般由各省军区政委或司令员担任。

按中共官方说法,主要作用是作为军方代表“加强地方与军队的沟通”。军方常委要出席地方的党委常委会议,参与地方“重大事项的决策”、“负责协调军、地关系,协助地方的经济社会建设”等。

十八大后,戎装常委开始退出地方治理体系。截止2016年年末,已有14省份新一届常委中均无军方代表。

北京政治分析人士认为,中共此举目的在于进一步厘清地方大员与军方将领的关系,强化军队的专业性,减少军队与地方的利益纠葛。

第三,此次人事调整,是中共正式进入了十九大人事调整周期的信号之一。

(王雅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