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大松绑背后的“红色保卫战”

绍明撰写2017-03-10 03:10:02

中国两会期间,城市官员背景的代表提议设立农民节,以提高农民的社会地位。无独有偶的是,中国政府此刻正在农村推进“三权分置”和“农地确权”,意欲为农民卸掉已背负61年之久的集体主义经济枷锁。在中国经济遭遇瓶颈的当下,中共正筹谋以重构农村生产关系为突破口破解经济困局。

剪刀差 沉重的轭

在中国,农民不仅是人的职业,更是一种政治身份。中国宪法规定政权基础是工农联盟,农民的政治地位仅次于工人阶级。但实际生活中,由于中国特色的户籍制度和城乡二元经济结构,大多数农民长期处于被歧视、被损害的弱势地位。“农民”一词在有些城市俚语中甚至成为粗鲁、低贱的代名词。


苦难在某些中国人的回忆中变成激情岁月(图源:VCG)

中国农民尴尬现状的背后有着复杂的政治经济学原因,但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还是应该负最主要责任,这一经济上的不公平政策从计划经济时代延续至今,导致农业部门在自身非常羸弱的情况下还要继续为工业部门输血。共产主义领袖斯大林是第一个发现“剪刀差”妙用的人,他认为“剪刀差”是国家积累的一种主要源泉。中国建国之后,效仿苏联老大哥的工业化策略,为实现快速工业化,同样利用了“剪刀差”。

为了保证“剪刀差”的存在,毛时代通过建立强大的户籍制度将农民锁死在土地上,使他们几乎丧失了迁徙自由。又利用人民公社制度把农民的私有财产剥夺干净,同时利用粮食统购统销制度完全掌握农产品的定价权。农民在面对空前强大的国家机器时别无选择,只能牺牲自我为工业部门输血,而这在某种意义上也为“三年自然灾害”等人道主义灾难埋下伏笔。

值得中国农民庆幸的是,毛泽东逝世不久,他的继任者们就开始改弦更张。小岗村的18个血手印撕破了毛时代对农村三位一体的控制体制,公社瓦解,“盲流”涌动,自由市场复活。随后,中国经济开启城市化和大规模基建的双轮驱动模式,农民作为廉价劳动力涌入工地和城市,以“卖苦力”方式从当代中国的经济奇迹当中艰难分取到一杯羹。

拐点 不期而至

时间来到2012年,中国人口红利出现拐点,曾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农民工突然开始稀缺。中国经济的三家马车,出口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就已始终不振,投资对GDP的拉动作用也到了边际效应的极限,而内需又始终无法真正激活。中国经济在经历30年的突飞猛进之后撞上了中等收入陷阱的“次元壁”。2016年,神秘“权威人士”在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头版刊文,定调中国经济将长期处于L型。


中国农民的老龄化率比城市高13%(图源:新华社)

可是,经济增长是中共执政合法性的重要来源之一,其必然无法容忍经济长期处于低增长的周期, 6.5%左右的GDP增长率已让很多人如鲠在喉。怎么办?中国经济奇迹就此黯然收场?他们当然不甘心,而且他们自认为找到了药方。2016年年尾,中共以最高规格发文推动农村“三权分置”,2017年又以“一号文件”的形式力推农业供给侧改革,开启对农村从生产关系到生产力全面调整,以图让6.2亿人生活的农村焕发活力,让农村成为倾泻中国制造业过剩产能的新市场。

老套路 有奇效?

(绍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