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改期中考 公安改革成“重中之重”

甄言 嘉崎撰写2017-03-05 14:03:48

如要对习近平上台至今力度不一的改革进行排序,排在最前边的恐怕非司法改革莫属。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到平反冤假错案,再到设立巡回法庭等,系列动作已然足够“量”,且异常突出。

尤其在平反冤假错案方面,最高法新近发布的《中国法院的司法改革(2013-2016)》白皮书给出了阶段性成果:中国各级法院共依法宣告3,718名被告人无罪,共受理国家赔偿案件16,889件,赔偿金额为69,905.18万元,纠正了包括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张氏叔侄案在内的重大冤假错案34件。

而另一组数据,更能说明中共高层对于司法改革的重视。除了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将司法改革作为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中之重”之外,2014年1月深改组成立至今,召开的31次会议中有23次涉及司法改革议题,通过了38个司法改革文件。其中绝大多数都与增强司法机关的独立性直接或间接相关。

在众多改革议题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不过,虽然“以审判为中心”顺应了现代化大潮,但考虑到公检法三大司法机关在现实政治中的关系,远比《宪法》中所规定的“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要复杂得多,所以理想的关系往往失衡。公安机关为保证破案率刑讯逼供,检察机关为了取证不择手段,作为最后一道关口的法院庭审沦为走过场。这样的偏差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冤假错案的发生,也是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所警示的“起点错、跟着错、错到底”。


孟建柱出席中国政法会议(图源:中国长安网)

这里的“起点错”,对准的,显然就是处于链条最前端的公安系统。在周永康担任政法委书记的10年时间里,可谓公安系统最为黑暗和倒退的时期。不仅维稳经费一度超过军费开支,而且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愈演愈烈,警民矛盾急速恶化。即便是周永康倒台后,由于其在公安系统内部流毒过深,类似的事件依然未能断绝;所幸,强力度的司法改革已经开始从法院、检察院转向了公安系统。

中国国务院办公厅于2016年11月29日印发《关于规范公安机关警务辅助人员管理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从管理体制、岗位职责、人员招聘、管理监督、职业保障等方面,提出了规范警务辅助人员管理工作的具体措施和要求。

紧随其后的2016年12月1日,中国公安部对外公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修订草案稿)。该草案对警权作出了限制。明确了“警察办理案件应当重证据,重程序”、“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方法收集证据”,这与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相呼应。

该草案还提出“人民警察在执法活动中应当尊重和保护个人的人格尊严,尊重民族的风俗习惯,严禁实施侮辱、体罚、虐待等行为”。这将是“尊重和保障人权”首次被收录到《警察法》,也是中共将政法工作向更现代化方向转变的一个标志。

从这一系列动作可知,对于公安系统的改革已被中共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这也将是中共在扫除周永康势力后对政法系统的一次拨乱反正。

事实上,2017年对整个政法系统来说,确是更为关键的一年。年初召开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便直言,“2017年是中共和中国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此外,习近平也强调了对政法系统的要求——中国政法机关强化忧患意识,提高政治警觉,增强工作预见性,不断创新理念思路、体制机制、方法手段,全面提升防范应对各类风险挑战的水平。

时下正值中国两会,最高法、最高检会最终捧出怎样的年度成绩单,又会如何打好2017年的攻坚战,外界都在拭目以待。

(甄言 嘉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