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角色嬗变 中国式民主破局?

孙澜撰写2017-03-02 16:41:27

从3月3日开始,中国进入常规而又十分重要的“两会时间”。2017年的中国两会,是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确立为中共全党核心之后的第一届两会,也是他第一任期内的最后一次两会。两会中的主角之一——政协的角色变化也颇受瞩目。

在过去两年,中国31个省级政协主席已经全部退出省委常委,实现了政协主席的专职化,皆由中共正部级的官员担任。地方“四号人物”——政协主席权力的变化,被认为是政协改革标志性转折。

当然,政协主席的专职化并非孤立事件,是以政协改革为核心的协商民主制度改革的一环。而协商民主制度改革,是庞大的政治改革的一支。国家权力监察体系的改革,让人大——中国最高权力机关有了强化的趋势和可能,中国式的权力制约、协商民主的格局,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出现。

政协重新回归

根据中国宪法,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政协是实现这一基本政治制度的组织形式,是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最主要机构和统战组织,几乎囊括了中国整个精英阶层。

不过,很长时间以来,政协被认为仅仅成为装扮中共广泛代表性和合法性的外衣。这是“政治花瓶”的由来。

“政治花瓶”的说法,有一定历史客观性,但也忽略了政协在中国政治进程中的作用。如前文所述,在中共重要的历史阶段,政协都发挥过重要作用。


长期以来,政协被认为是“政治花瓶”(图源:Reuters/VCG)

中国改革开放后,政协无论是在地方还是中央,政协主席通常是同级党委常委。官方的说法是“党对统战工作的重视,便于党对统战的直接领导”,“政协的地位提高,更能发挥作用”。

不过,“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权力结构,某种程度上让政协失去独立性。根据宪法规定,政协的主要职能是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

地方政协主席退出常委,被认为是政协去行政化的关键一步,让政协逐渐回归建国初的本色,参政议政成为工作的“新常态”。

有学者指出,让地方政协主席退出常委决策层,显示中共试图改革党委包揽一切的管制体制,建立更加规范的协商政治制度。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路杰认为,党委和政协分别发挥不同职能,而政协主席不再担任省委常委,能够使政协更加自由地建言献策,而党委也可以更好地发挥决断的功能。

另外,中共内部不时存在着封建和保守思维,让开放讨论的环境在党内形成并不那么容易获得,用政协能够更好避免不必要的党内争论。

习的“政改心思”

其实,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角度,政协均在中共政治改革进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毛泽东时代,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就是从政协发端,在中共建政之初,政协充当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国家主席、副主席、总理和国旗、国歌、国徽等,都由政协通过。当时通过的《共同纲领》,更是成为中国的临时宪法。

邓小平时代,也是以政协为突破口,邓从担任政协主席的职务开始,以具有党内及全民协商性质的大讨论,破除了对毛式意识形态的迷信,开始了改革开放。邓小平推动了政协性质和作用载入宪法。

江泽民时期,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协制度被确认为“基本政治制度”写入宪法;胡锦涛时期,中共颁布《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等文件,强化政协在中国政治体系中的作用。

(孙澜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