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人治遗风不断 中共司法改革在路上

泉野撰写2017-01-28 21:10:53

“聂树斌无罪…”这五个字刺痛着72岁的聂母张焕枝,苦候公正21载,这一刻禁不住老泪纵横,其中甜苦交杂,不足为外人道。21年前的误判,令她痛失年仅20岁的儿子。2016年12月2日,她终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前,向记者说句:“最大的胜利是法治的胜利。”古谚说“三折肱而成良医”,21年来锲而不舍为儿子追求公道,张焕枝早成深知体制弊病的“法律专家”。这位专家说要感谢习近平的“依法治国”,正因聂案定案,在在见证中国司法改革之成果。

聂案冤深仅冰山一角 枉渎纷沓显制度积弊

聂案是“当代洗冤录”的典型一例。案件始起1994年8月,女工康菊花于河北石家庄西郊玉米地被杀,警方于9月23日拘捕聂树斌。聂于9月28日认罪;但被捕至认罪间五日的询问笔录无故缺失。聂何故认罪?当年10月26日,《石家庄日报》刊通讯说:经过七天七夜的攻心战,这个狡猾的犯罪分子终于交代了其犯罪事实;11月30日,河北省《社会治安报》刊通讯说,在强大的政治攻势下,聂树斌招供了。那消失的五天发生了什么事?什么是“攻心战”?什么是“强大政治攻势”?你懂的。

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于翌年3月3日以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指派的辩护“律师”,却是没有律师资格的张景和。不公开审理案件下,法院于3月15日即判处聂死刑。聂不服上诉,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死刑判决。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秘密枪决,当时他才20岁。

若非聂母与刑警郑成月廿多年来择善固执,聂树斌恐无洗冤之日。郑成月是首先质疑玉米地奸杀案是另有真凶的刑警;昭雪当日,他也在宾馆内的电视机前落下男儿泪。2005年,干犯多宗重案的王书金被捕后,向郑成月供认数宗案件;其中,包括“凶手”已然“伏法”的玉米地案。郑成月执意捅破这件“一案两凶”的疑案,覆查旧卷。自此,开启了一段对中国法治建设极为讽刺的剧情:奸杀犯极力认罪,公安、检察、法庭极力为奸杀犯脱罪。

据报道称,在背后阻止、拖延重审玉米地案的,正是原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而张越此举,据悉是为保护牵涉案件、而早已高升的政法系统盟友。政法委牵头下的“公(安)检(察)法(院)联合办案”模式的弊病显露无遗;更令人质疑背后是否涉及权力勾当。


中国司法改革之路任重道远(图源:Reuters/VCG)

聂案只是“当代洗冤录”的云云冤死案例之一,“公检法”只知互相配合,不知相互监察的问题,直接动摇了社会对司法体系的信任。兼之,法庭财政受同级政府扼控、法官考绩由官员决定,不但难保独立,甚至不得不向政府体制靠拢。乃至形成“公安做饭,检察端饭,法院吃饭”的所谓“传统”。法院的上级机构、法院外的权力机关、经济单位、乃至有势力持分者,都可能影响法官审判的独立性。更甚者,大陆的体制式贪腐在这制度下亦甚易波及于司法体系,大法官违法犯罪事件(如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涉严重违纪),更是难以杜绝。

(泉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