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组治国”背后的中共政治局体制之变

泉野撰写2017-01-27 18:27:09

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式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看似突如其来,其实放在十八大以来的政治体制大变局中来看,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在此之前,除了党、政、军一把手的头衔之外,习近平早已通过担任多个小组组长,成为实际意义上的“核心”。

对于习近平众多“组长”的头衔,外界非议颇多,如同对于核心的争论那般。英国《经济学人》将习近平称为“全面主席”,并不由分说给这位建国后出生的第一代中共领导人披上了黄袍;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凯瑞•布朗(Kerry Brown)在他的新著:“CEO, China: The Rise of Xi Jinping” (《中国CEO:习近平的崛起》)将习近平称作“中国的CEO”;美国《时代》杂志则认定“撕下习近平,变回毛泽东”,将正在集中一切可能权力的习近平看做是毛泽东的套娃。

不消说,这些争议显然只是看到了习近平头衔加冕的表象,所以得出的结论不外乎集权与个人独大,而未看到“小组”背后的原有政治局体制之变。

从政治局体制到小组治国

中共自建制以来,一直采取的是政治局体制,也即集体领导体制,这也是苏联时期的制度产物。中共中央政治局从1927年5月的五届一中全会开始设立。1943年4月20日,中央政治局通过《中共中央关于中央机构调整及精简的决定》规定:在两次中央全会之间,中央政治局担负领导整个党的工作的责任,有权决定一切重大问题。中央政治局是中国共产党在全国的最高领导机构,党政军各机构则是它的办事机构和执行部门。


中共春节团拜会 七常委亮(图源:新华社)

由此看来,政治局可谓集三大要素于一体:首先是最高的研究、讨论机构;其次是最高的决策机构,不管是政府的还是法律的;第三是最高的执行机构,类似于司令部。这是一个极具效率的体制,因为一旦决定,便可以迅速地转化为意志和行动。

因为身兼研究、决策与行动,所以召开政治局会议便显得必要且重要。按照惯例,政治局每个月至少要召开一次会议。十八大以来,基本也保持着这一节奏和频率。比如十八大刚刚结束后的次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便召开了一次会议,对于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进行研究部署。时隔不足一月,政治局再次召开会议,审议中央政治局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分析研究2013年经济工作。

但看似延续惯例的做法,却被异军突起的“小组”悄然改变。2013年12月30日,十八届三中全会后的第二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宣布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负责改革的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并提出由习近平担任组长。这也是除十八大报告起草组组长之外,习近平担任的第一个小组组长。

自此之后,便一发不可收。2014年2月28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习近平以组长身份主持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首次会议 。此外,习近平还担任着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外事国家安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以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总指挥。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随着习近平兼任的“一把手”头衔越来越多,外行看到的是这位继毛、邓之后的最强有力领导人如何一步步走上权力之巅,如何给逆“集体领导”的既有规则而行;而内行看到的,则是原有的政治局体制如何渐渐被小组治国所取代。换言之,所有小组事实上集成中国政治运作的最高权力机构。无论在党、政、军担任何职位,只有进入这些小组,才算进入真正权力核心。

(泉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