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后舆论场变天 自由派“无声”

麦垛撰写2016-12-21 11:45:44

北京时间12月17日,近年声名颇显的《环球时报》举办主题为“世界沉陷困窘,中国加快转型”的年会。一张胡锡进、孔庆东和司马南三人谈笑风生的照片传出。同一时间,大V贺卫方、潘石屹、于建嵘等人已经多日没有更新微博,任志强更是久久不闻其踪。今日中国舆论场中左右两方的境遇似乎由此可见一斑。

多维新闻此前曾有文章《韩德强疯了? 大V境遇巨变左右皆边缘化》,对于十八大前后各领风潮的左右两方网络大V们如今的情况有所介绍。虽然只过了两到四年时间,许多变化已令人颇感唏嘘。

是因为中国发生了自己理想中的积极变化而“归隐田园”,是十八大前后两边争吵的问题已经有了答案而不必再说无可奈何,是因为意识到自身看法偏差而有所调整,还是虽有怨言而无处或不敢声张,抑或还是虽有声音发出却被官方“振聋发聩”的声势所掩盖?

不同的人或许有不同的原因。尽管整体上看左右两边都有边缘化的趋势,但其具体原因和境遇却有不同。观点偏左人士声音较小主要在于上述前几种原因,观点偏右者则主要在于后几种原因。因此,右边意见领袖群体看起来略显失落和悲凉。

2016年12月17日环球时报召开年会(图源:多维新闻)

一些自由派感觉到,自己的思想言论表达渠道发生了由“宽松软”向“严紧硬”的转变,而且生活环境也受到较大影响。许多人开始另谋生计,或者说更专心于自己的本职工作,不再“妄谈国事”。

可以发现,近期中国舆论场中有关历史话题的讨论已经很少,《炎黄春秋》和共识网都对历史问题有很多关注和研究,但前者已被“改编”,后者则已被关闭。政治方面信息在“两微”微博和微信平台上得到较多披露和解读,不过一般都是自内而外的单向传播,而且观点普遍正面,层次较浅。

中国政治领域似乎是呈现出这样的影响,一方面是庙堂声势夺人,另一方面是江湖悄无声息。

一件小事似乎可以说明这种变化。北京时间12月16日,《中国教育报》两名记者在黑龙江某地就学生营养餐问题暗访,遭到警察殴打。事件发生后,官方各类媒体、当地领导如该省省长陆昊都有所参与和表态,迅速推进问题解决。在此过程中,曾经非常活跃的体制外意见领袖们几乎没有声音。

其中,胡锡进比较特殊。不仅是因为他是官场中人,其较为复杂的态度观点令人难分左右,也是因为他在今日角色似是产生比以往更为吃重的变化也堪称孤例。或许,他的思想意识和价值理念正合当下中国左右舆论发展的方向,而且得到高层认可,又因其所占据的强势官方话语平台而令他人难以置喙。

一些观点对如今的舆论变化表示担忧。虽然官场内部也能在相当程度上实现对自身的监督和批评,不过来自外界的监督也体现了体制外民众对自身、国家事务的主动关心和负责。这种意识和联系是一个国家的政治基础和财富。

而且,长远来看,如果缺乏来自体制外多元思想观点的碰撞交流,也将不利于政治理论的进步和新思想的产生。而且,普通民众政治意识和思辨能力的提高也会得益于多元舆论环境。

中国左右两边观点差异的背后,往往是因为立场身份、教育文化,以及观察理解的角度不同。但是从更宏观的层面来看,他们都是属于一个国家的民众,彼此之间难免存在矛盾,但并非不可调和。而这种宽容基础上的调和、引导,是作为执政者需要掌握的能力。

当然,当下朝野声音严重不对等的情况可能是因为执政者需要集中精力推进反腐改革而出现的暂时现象。可以想见,如果将来出现严重问题,即使受到更严厉的限制,还是会有许多人挺身而出,挑起监督批评、向官场施压、推动问题解决的重担。

(麦垛 撰写)

相关阅读
  • 大资本下的美国媒体

    2016美国总统大选的一大异变便是各大媒体的提前站队和高调发声,这是因为各媒体在力求客观时也都各有其政治倾向性。而这与它们背后的资本密切相关。

  • 党媒警告新加坡:南海水深别瞎搅和

    围绕“新加坡炒作南海问题”一事,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杠上了《环球时报》和该报总编胡锡进。《人民日报》29日加入混战,警告新加坡勿介入南海问题。

  • 新加坡记者讽刺环时:“小粉红”们的最爱

    新加坡一名驻华资深记者称,环球时报说了“中国一些人所想但又说不出口的话”,并指其为“一群中国的特朗普所编辑的刊物!”

  • 中国对新加坡“发狠” 完全没有必要

    双方“话不投机”,我们就要“报复”和“惩罚”,要么是中国人高高在上、过早地想用“王者心态”来办外交,要么就是我们开始患上“战略透支”痼疾。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