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宝龙提浙江铁军 党团精英化箭在弦上

王雅撰写2016-12-07 21:28:45

中国共青团改革已然暗流涌动。12月6日,两名中共党内高官对共青团改革发表声音,再度将这个前段时间大热的话题拉回公众视线。目前的种种现象显示,共青团甚至中共的“精英化”改革势在必行。

北京时间12月6日,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秦宜智参加全国青联十二届二次常委(扩大)会议,会议上他将青联改革视“党的群团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无独有偶,同样在12月6日,中国政坛炙手可热的政治明星之一,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参加共青团浙江省第十四次代表大会,会议上他称“团组织是党的后备军,但是团干部决不能等着当官做老爷”,并表示要“打造一支浙江铁军中的先锋战队”


夏宝龙称共青团将是“浙江铁军中的先锋战队”,“浙江铁军”一称呼引人遐想(图源:VCG)

共青团将要接受“刮骨疗毒”式的改革并不是新闻,坊间传言,习近平去年7月在“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上严厉批评共青团处于“高位截瘫”的状态,意指其“官僚化”严重,省市委以下的团组织基本不起作用,令中共在青年中的影响力不断下降。在今年的中共中央的巡视工作中,巡视组认为共青团存在“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问题,则更说明了中共对共青团面临问题的不满,从而下决心对共青团进行改革。

很多海外观察人士将这次“共青团改革”视为传统意义上中共党内“团派”势力的衰落。但共青团机关报《中国青年报》前编辑、记者李大同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认为,“最近发生的变化清楚地表明,该群体的影响力不大”。“在胡锦涛时代,你也许可以勉强地说,存在着一种可被称为团派的派别,但现在已经没有了。”李大同说,“那早就不存在了。”

更多的中国政治观察家将此举视为习近平认为共青团在青年世代中的影响力式微,无法满足共青团设立初衷。

改革的方向目前来看似乎正在清晰,那就是共青团将真正的走向“精英化”,而非一个泛化、无实际意义的群众组织。

这一点从近一段时间关于共青团改革的相关方案都能看到这种趋势。8月份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根据这套改革方案,基层干部在共青团中央的话语权将得到增强,中共对共青团的领导将进一步收紧。同时透露共青团将面临简编缩权,精兵简政的改革方案。

11月13日,共青团中央和教育部联合印发的《中学共青团改革实施方案》,准备在3年内削减和限制初中和高中学生入团人数。初中、高中阶段毕业班的学生团员比例要分别控制在30%和60%以内。此外,团委书记将有专门指派的人担任,不再由学生担任。


在共青团改革的大背景下,共青团中央书记秦宜智责任重大(图源:VCG)

这两份文件都显示,中共已经改变以往在青年世代中“大水漫灌”式的招收共青团员的方式,转而变为又中共直接掌控,收纳高校内“精英”学生。而这种趋势不只是体现在共青团,在中共党内,也在十八大后出现了“清党”、“精英化”的趋势。

将其与此前习近平称“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了。最后‘城头变幻大王旗’只是一夜之间”、“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由此可见,在习近平的概念中,政治信仰坚定的少数人所产生的作用远远大于一个没有信仰支撑的臃肿的政党。或许今天中共已经彻底改变了江泽民时代开始广泛吸纳党员与团员的做法,共青团所开始的“精英化”只是个开始,未来在整个中共政党内部,强调信仰的“精英化”势必将是一个大方向

(王雅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