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逻辑下的习核心

希文撰写2016-11-03 21:14:56

在10月27日晚上发布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会议公告中,正式确认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预示中国政治继毛泽东、邓小平後,进入习近平核心时代。

面对如此重要的政治变化,西方舆论在解读的时候普遍将其与集权、强人政治联系在一起,英国《金融时报》甚至刊文认为,“令人回想起‘普天之下’由永远正确的皇帝统治的时期”。


“习核心”在日前召开的中共六中全会中被高调确认(图源:新华社)

然而,“核心”对於中国人来说,它和传统专制政治的皇帝完全是两回事。这是因为中国传统政治施行的是梯级森严的“命令-服从”关系,根本就不需要、也不可能产生“核心”。而“核心”的时代意义恰恰在於中国对皇帝专制制度的摒弃,“核心”是中共组织原则民主集中制的产物。

西方人之所以不能理解“核心”,主要是因为“核心”不是一种职位,而是对某个优秀政治家的称谓,其理论暗喻是被称为“核心”的某个政治家,他的社会认受性远超过他的职位所赋予的内涵,他的领导作用也超越了这种职位所能够传播的意义。这背後的政治逻辑是对中国千百年来的历史观和传统文化传承的一种表现。

中国论人的传统
作为一个有着数千年不曾间断的敬祖习俗的民族,中国人对历史的重视可说是这个民族的特质。凡是在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极为在意後世世人对自己的评价。正因如此,中国乃至包括朝鲜半岛、日本、越南在内的东亚文化圈,才会有“谥号”和“庙号”之类的制度。

谥号为东亚地区古代君主、诸侯、大臣、后妃等逝去後,依其生平功过与品德修养,另起称号,以名寓评。帝王的谥号一般由礼官议定,再经继位的帝王认可後予以宣布;臣下的谥号则由朝廷赐予。

在众多谥号当中,像文、武、睿、景都是褒谥,如怀、惠、闵等都是平谥,而厉、灵、炀等则是恶谥。宋代以後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文人做官後,梦寐以求的想得到一个谥号便是“文正”。《逸周书·谥法解》将经天纬地、慈惠爱民、刚柔相济、坚强不暴等称为“文”,而内外宾服、大虑克就、清白守节、图国忘死等称为“正”。在历史上,虽然有着不少德高望重、受人敬仰的名仕,历代也都有位极人臣的人,但是能得到文正这个谥号的人依旧凤毛麟角,如范仲淹、曾国藩等。宋朝宰相司马光曾说“文正是谥之极美,无以复加”。在某种程度上,如今的“核心”也和“文正”一样,并不是每位最高领导人都能拥有,而是只有少数人才能荣获。

除了谥号以外,庙号也发挥着一样的评判作用,尤其是在唐宋之後谥号越发被滥用之後。与谥号不同,庙号只针对帝王而用,并按照“祖有功而宗有德”的标准,由一个字加上“祖”或是“宗”组成。“祖”一般只有开创新朝代的帝王才能使用,而其他继承基业的皇帝则只能使用“宗”。然而也有其他的例子。比如说,当燕王朱棣从他的侄子建文帝朱允炆手中夺过皇权之後,在原有的京城南京之外另设京城於北平,在很大程度上和创立新的基业类似。因此他虽然并非开国皇帝,但是也被冠以了“明成祖”的庙号。而清朝除了努尔哈赤建立最初的基业以外,顺治皇帝也因率军入关巩固了清朝中原王朝的地位,康熙则更是在那基础上收台湾、定西域、平三藩,名为守成,实为开创,因此清朝很罕见地拥有三位以“祖”为庙号的君主。这和人们对庙号评判性作用的重视是分不开的:只有开创性的君主才能被冠以“祖”的称号。

(希文 撰写)

相关阅读
  • 观察站:从“东南治国”说起

    来自东南的蔡奇升任北京市长,蒋超良升任湖北书记,纪委系的王东峰调任天津市长,黄晓薇升任山西副书记,这些变动表明,中国官员升迁背后有门道……

  • “局座”张召忠:习惯被骂 做网红很自豪

    日前,“战略忽悠局局长”、中国军事专家张召忠宣布推出新书《进击的局座:悄悄话》,并接受记者的专访。他旗下百万粉丝,并称有“真材实料”。

  • 风暴眼:英国脱欧横生变数

    美东时间2016年11月3日,在过去24小时里主要的国际热点有朴槿惠亲信干政丑闻发酵、英国脱欧生变数、埃及镑暴跌48%以及习近平会晤马来总理。

  • 习近平引用蒋经国座右铭的前半句

    “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是于右任题赠蒋经国的一副对联。这14个字后来成为蒋经国的座右铭。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