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升夕贬 解放军中将蹊跷失踪之谜

孟川撰写2016-10-04 22:05:10

中共宣布人事调整的官方通稿中,“另有任用”这四个字常常出现,词语虽平淡,但其背后含义非常丰富,有时意味着高升或平调,有时也可能是双规的前奏。但无论去向如何,官方往往会在短日内揭晓答案。不过,对于刚刚经历过脱胎换骨般重构后的军队而言,这一惯例已被打破。根据多维新闻观察,军队内部高级将领频频神秘“失联”,且均为晋升短时间后便遭去职,此后去向不明,事件蹊跷值得关注。

长时间以来,中共密不透风的红墙政治,导致外界观察者判断官场内是否有动荡时,只能借由官员是否继续在公开场合露面,出场顺序如何等等。对于军队而言,这样的观感之上更笼罩着一层神秘面纱,不断激发着舆论的猎奇心理。

2016年2月,中国军队改革重新划分了五大战区,此后七大军区成为历史,随着各战区军种机关成立的消息逐一披露,与其配套的人员调整应接不暇。当时便有报道指出,兰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徐远林已经出任北部战区陆军政委一职。

直至2016年4月,毫无征兆的背景下,港媒爆料称,新出任北部战区陆军政委不久的徐远林中将,因“违规吃喝”而被撤职,并连降两级,由副大军区级降至副军级(少将)。

该消息引舆论哗然。海外舆论一度将徐远林同军委副主席范长龙捆绑消费,传称二人关系匪浅。资料显示,徐远林2007年任陆军第20集团军政治部主任,2010年10月,任第54集团军政委。而这两个集团军隶属济南军区,彼时的司令员便是范长龙。故徐远林被降级处理的消息流传开后,一度引起了外界对范长龙目前处境的猜测。


解放军高级将领参加两会(图源:Reuters/VCG)

流言四散了两个月后,靴子终于落地。2016年7月,中共陆军政治工作部出版的报刊《人民陆军》透露,石晓少将现已调任北部战区,出任北部战区陆军政委一职。这意味着,徐远林去职的消息被间接证实。然而,消息公布至今已近三个月时间,57岁的徐远林去向依然不明。

徐远林不是个例,同样神秘消失的中将还有火箭军参谋长张军祥。2016年8月,陆媒报道称,5月刚刚出任火箭军副司令员的李传广出任火箭军参谋长一职。这意味著3月8日刚刚出任火箭军参谋长的张军祥因不明原因已经去职。

另还有尚未证实的消息称,武警部队副司令牛志忠中将因涉嫌违纪被带走调查,该消息在海外互联网内热传。刚满60岁的牛志忠去年中才由武警参谋长转任副司令,这个传言称牛志忠是在2月被中央军委纪委人员从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的武警总部办公室带走的,军内的通报只是指他“严重违纪”,并未披露涉案详情。

有分析认为,高级将领晋升短时间后便遭去职,此后去向不明的事件频现或有两个方面因素。首先,此轮解放军大刀阔斧的组织变革被外界成为“史上最牛”军改,几位将领“去向不明”的主因在于军队人事调整还在部署中,消息暂且不宜公开。这一推测,对于军队而言,弊端在于舆论的升温极易动摇“军心”。

相对于此,另一方面因素才是中共需要正视的问题。若坊间“违纪”传闻为实情,那么军队任命将领时,是否存在着“用人不察”或是“带病提拔”?孙子说:欲付之重寄,须明察其人其才可用与否,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带病提拔”,不但损害军队形象,同时打击了符合条件却没有被提拔人员的积极性,最大的危害是破坏了法治,破坏了官员选拔制度。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带病”将领又是怎样得到提拔的?2016年8月底,中共办公厅印发了《关于防止干部“带病提拔”的意见》,其中便提到了“谁推荐的谁负责,谁考察的谁负责。”对此,《解放军报》及时响应,发布评论文章称,军队更不允许有“带病”干部提拔到领导岗位。倘若坊间消息为真,也足以反映出军队“及时止损”的魄力,但在反腐问题上,中共还需反思是否应该拿出足够推倒政治红墙的决心和勇气。

(孟川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