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盯紧山西 连破反腐谬论

侯健羽撰写2014-08-26 07:30:36

8月23日,中纪委一天之内接连公布了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和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被调查的消息。包括陈、聂二人在内,截至目前落马晋官还包括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山西省委原常委、副省长杜善学,山西省委原常委、太原市委原书记申维辰和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除这6名相关省部级高官外,还有14名厅局级官员落马,包括2名纪检系统官员和3名地级市领导以及9名来自省委省政府机关和委办局的官员。再加上公安部高官罕见空降,种种迹象都表明,来自最高层的目光,正紧紧盯着三晋大地。

山西籍官员的落马人数在十八大后列全国首位,以至于舆论将这种情况形容为 “山西帮覆灭记”。如陆媒大河网《腐败“山西帮”,可有“帮主”?》、财经网《血煤上的“山西帮”瓦解:落马官员全倒在煤上》等报道的标题,都在有意无意地暗示“山西帮”的存在。而坊间传闻的神秘组织“西山会”也为其赋予更加浓厚的阴谋论色彩。周永康案之后,有关反腐的一系列谬论喧嚣尘上。诸如终点论、工具论、特赦论,凡此观点,都是认为反腐已是强弩之末,不可长久。而此番山西打群虎的事实,再辅之以习近平“新常态”表述,足以将这些谬论打翻在地,一击即破。


山西官商组同乡会“西山会”
 

“反腐终点论”和“反腐工具论”的崩盘

在正式公布周案后的近一个月内,中共的反腐行动只是拿下一些厅局级官员,再未有涉及省部级“大老虎”的动作。这就使得媒体评论中,出现“反腐终点论”和“反腐工具论”,即反腐只是权斗的工具,当目的达到后,工具的使命也就终结了。当然,“终点论”和“工具论”还有更深层的原因。多维新闻曾在专论《权斗传闻荒诞不经 中共亦需反躬自省》一文中指出,造成这种现象主要有四种原因:中国政治不透明、几千年来封建色彩残留、中共陈旧的政治话语体系,以及中共历史、党内的路线斗争确实客观存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改变外界的这种权斗印象并非易事。

然而,晋官的大规模落马,表明“反腐终点论”和“反腐工具论”的偏见不攻自破。山西官场变局,也是对此前一则北京传闻的证实。消息称,习近平在6月26日政治局会议上,就反腐问题就曾表示反腐不设名额,有多少抓多少。虽然只是传闻,不过也从另一个侧面表明,反腐继续,没有终结,实为民心所向。

 山西案打破贪官特赦幻想

除了“终结论”与“工具论”,特赦论也曾经在大陆舆论场中引起热议。例如制度反腐专家、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就曾提出“特赦论”,建议特赦贪官,以换取他们对政改的支持。一些有影响的法学教授、经济学家、媒体人士如何家弘、张维迎、邓聿文等,表态支持,观点大体一致:为减少反腐败的阻力,应以特赦来解决腐败存量的问题。一些专家甚至想以特赦来换取有原罪的贪官们对改革的支持。史学家认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歌唱;压迫越深,歌声越嘹亮”。当反腐太过高调,就会让人们意识到被贪官们压迫的真相,歌功颂德会越来越少,而谩骂会成倍增多,这不利于社会稳定,可见反腐风险十分巨大。搞得不好,整个社会可能会像“文革”那样在人们的激愤中陷入全国动乱。

(侯健羽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