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习时代中国面临大变局 政改困境亟需打破

【多维新闻】中共十八大刚刚落幕,京城自由派随即召开题为“改革共识论坛”的讨论会,集中讨论民主法治、后十八大展望等,中共元老李锐、法学泰斗江平等自由派老人也集体出席。随后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也借自己生日之机邀请多位海内外自由派人士,对外表态。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表明,习近平的上台让中国自由派开始再次发声,自由派的这种“姿态”也被很多观察人士认为是在试探新一届领导班子“红线”。即将成为中国国家总理的李克强也在11月22日宣称“改革是最大的红利”,被外界认为是在展现“完全改革派”的姿态。

变局中的中国需要自己的民主模式和理论

实际上,自上个世纪80年代之后,中国很多知识分子尤其是自由派一直在向当局呼吁,认为目前的中国逢“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因此中国应该在政治制度上进行改革以应对未来将要面临的挑战。

对此中共在十八大报告中也将“政改”正式提出,但并非像外界所希望的那样,而是不走资本主义的邪路,也不走专制主义的老路,而是要继续发展改革开放以来确定的新路,调整现有具体制度的不合理成分。中共进行这样的澄清,说明改革的边界,显然是对外界呼吁其推进政改的回应。多维在《引领中国——习近平必须面对的十大挑战》中曾称,习近平主政时期的中国没有必要全盘引入西方的政治理论,但中共必须给出自己的民主模式和理论。

习近平欲提新政治观?

此前,大陆上盛传一篇题为《新政治观 创新点与突破口》的文章,称中共迟迟未政改因理论准备不足 非惧怕民主,引起大范围的讨论。当时甚至有分析认为这种“放风”是在习近平的主导下开展的,为自己接班后施展拳脚夯实基础。

目前在中国民众中间,普遍认为中国社会目前矛盾大量积聚,冲突燃点不断下降最重要的原因是“政治体制改革未能跟上时代的要求”。而在“新政治观”一文中,作者针对外界普遍质疑的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迟迟未上路?”问题,一一驳斥了是缘于利益集团的阻挠和执政党担心危机执政权等原因。称“因为不改革死路一条,那时既得利益将丧失殆尽,故即使为了保护既得利益也不会拒绝改革”,以及“共产党并非天生反民主”,“其存在的理由和强大号召力就来自反对国民党不民主,取得胜利也是因为坚持了民主”。而之所以政改“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原因在于“尚未确立起现代政治观或曰新政治观”。

事实上,在中国朝野之上,普遍承认5点,1、承认中国现在的政治架构有问题;2、承认现存的中国有官话、大众话和精英三套话语系统;3、承认现在的中国话语与世界通用的话语不交融;4、强调重建政治伦理的重要性,没有再说世界最好;5、强调重建能与世界对话的核心价值观。

理论举措并举为政改铺路

虽然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话题一直是中国知识阶层乃至整个社会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而像今年这样包括中国最权威都在讨论的情况实属罕见。对此也在大陆网络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有分析将包括十八大前中国官方媒体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文章一一罗列,并结合中国国务院刚刚公布最新一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的项目,指出凡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能够自主决定,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行业组织或中介机构能够自律管理的事项,政府都要退出的消息,认为三十余年的经济改革使中国社会的经济基础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城市人口超过了农村人口。公民社会的中坚力量中产阶级己经形成。微博的大行其道正反应了中产阶级的精神诉求: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发言权监督权,中央也是顺势而为,虚实结合,理论和举措并举的方式为政改“扬帆铺路”。

事实上关于在习近平执政之后是否应该开始政改的讨论一直在继续。早在2月23日,中共权威喉舌《人民日报》在两会召开之前发表该报评论部文章——《宁要微词 不要危机》,称改革进入“深水区”,呼吁宁要“不完美”的改革,不要不改革的危机,引发大陆各界热烈讨论。随后的4月23日,中共三大官方喉舌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再次一齐发文,共议改革,被外界解读为深化改革已成为中共高层共识,而政改又是改革大范畴中最为关键的一步。

此前大陆学界曾有反对的声音认为当局目前或许并不想让政改甚至改革讨论扩大化。在中共的语境里,“改革”一词虽然为党内共识,但由于近年来中国在社会转型期的种种问题开始爆发,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感加深,此时的“改革”已经不仅仅是经济层面的改革,“如果现在中央让全党、全社会开始谈改革,那话题免不了要谈及到政改层次,而这是目前中共高层所不想面对的”。



(王雅 撰稿)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