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团报谈企业家自我救赎 “原罪”祸起权力


【多维新闻】在此次2,270名中共十八大代表中,有145人是企业负责人,这些“红色企业家”被看成是影响未来中国经济决策走向的重要力量。然而,近日联想集团站跟人柳传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所代表的整个企业家阶层“是很软弱的阶层”。这一强一弱,围绕的是“权力”二字。中共团报《中国青年报》11月7日撰文称,中国的企业家需要“自我救赎”。

中共团报《中国青年报》11月7日刊发题为《中国企业家的自我救赎》,文中表示,中国企业家往往与权力走得太近,往往因与权力的近距离而受荫庇,往往很容易产生财富的不明不白,即造成“原罪”的根源,但因为中国企业家阶层缺乏内心的资深,缺乏忏悔和自救能力,从而让自身陷入更严重的社会断裂当中不得自拔。

2012年中国足坛的贪腐丑闻引发对企业家行贿的再一次关注。曾上榜“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大连实德集团总裁徐明被曝他一手打造的实德系,从中参与上市公司内幕交易,空手套白狼。而在今年9月19日王立军的庭审中也证实了徐明在重庆从事房地产开发中和薄熙来、王立军关系密切,并送王立军直系亲属285万元的两套北京房产。

这一案例,被看作是中国企业家与“权力走得太近”的典型案例。在权力面前,作为企业家的徐明选择的利用权力为己谋私,甚至有违法治。在这一过程中,徐明钻了权力的空子,走了一条法治的歧路。

柳传志在接受采访时曾坦率承认,他代表的整个企业家阶层,“是很软弱的阶层”。软弱表现为如下两点,其一是不敢抗争:“面对政府的不当行为,企业家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与政府抗衡,只能尽量少受损失。”其二是缺乏公共关怀:“我们只想把企业做好,能够做多少事做多少事,没有‘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

然而将徐明的案例与柳传志的“软弱”观相对照的话,从中却发现企业家徐明的沉沦却恰恰抓住了“政府不当行为”的空隙,这已经不是“没有勇气与权力抗争充当软弱者”能够庇佑的借口。同时,也与企业家自身的义务无关,谈不上“以天下为己任”,连最简单的“能够做多少事做多少事”,徐明也将手伸得“太长了些”。

另外,徐明所掌管的实德机关多次被评为“省级文明单位”,“省级民营明星企业”,省、市级“守合同重信用单位”,“思想工作先进企业”,连续多年被多家银行评为“资信等级AAA”企业,被省市政府评为纳税大户。 这些光环,实则是对徐明作为企业家以及对其所掌管的企业获得公共关怀的有力佐证。

中共团报《中国青年报》的文章在援引柳传志的专访的同时,对于柳传志的“软弱”观给予了承认,文中称“强权面前,谁都是弱者,企业家——哪怕是柳传志那样的大企业家——也不能例外”。

文中分析称,造成企业家“软弱”的原因是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明显特点,是多元与复杂。这注定了有太多缝隙,可为新思想和新力量的生长提供空间。另外,法治的缺位,使得共同命运和目标最需要形成合力,却遭遇社会断裂不断扩大的阻扰。

文中呼吁中国企业家“自我救赎”。文中称,尽管中国的中产尤其是企业家阶层,往往跟权力走得太近,往往因与权力的近距离而受荫庇,其财富的得来往往不明不白,即往往都有人们通常所说的“原罪”。同时,因为中国 的中产尤其是企业家阶层,缺乏内心的自审,缺乏忏悔和自救能力,使得中国当下的社会断裂,尤其是企业家阶层与底层民众的断裂,造成更强烈的中国底层民众的仇富情结及均贫富的要求。

由此看来,除去权力的诱惑、法治的缺失,企业家之所以处在“弱者”的位置,根本原因在于企业家自身缺乏“自我救赎”的意识和行动,因为社会出现断裂并不可怕,权力的诱惑、法治的缺失也并不能成为企业家为自己的沉沦的挡箭牌。而企业的自我救赎往往对于社会和解,之于社会力量的整合,无疑具有关键的作用。


(子清 撰稿)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