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中国医改“龙抬头” 北大校长批政府“一手抓”


【多维新闻】中国国务院日前发布了关于“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的通知,预备坚持公立医院公益性质,按照“四个分开”的要求,破除“以药养医”机制,谋求医改新的突破与出路。中国医改在龙年伊始、改革之风日盛之际因时而动,能否实现既定目标并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备受各界关注。北京大学副校长海闻称,政府对医疗改革的过度主导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北京大学副校长兼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院长海闻22日在清华大学演讲时,结合中国当前经济发展水平及未来走向,对中国社会改革的紧迫性和方向性进行了预估和评价。在谈及医疗卫生领域的改革时,海闻通过对比中美医疗服务体系,坦言自己坚决反对“政府主导医疗改革”,称之所以会出现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归根结底是政府过度干预和行业垄断的顽固性难以破除。同时表示,政府的这种主导性应主要在看不起病的穷人阶层发挥功效,而不是采取“一揽子”计划。

早在2007年12月26日召开的十届全国人大第三十一次常委会上,卫生部部长陈竺便受国务院委托,报告城乡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将进一步强化政府责任和投入,确立政府在提供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中的主导地位。简言之,“政府主导”型医疗服务体系的形成乃大势所趋。

反观刚刚发布的医改新方案,明确提出到2015年实现非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和服务量分别达到医疗机构总数和服务总量的20%的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需得加大鼓励和促进社会办医的力度,如放宽社会资本办医准入、鼓励有资质的人员依法开办私人诊所、鼓励有实力的企业投资举办医疗机构等。此方案较之于2007年一味强调“政府主导”,明显增多了市场调节的成分。这一变化无疑契合了海闻一贯坚持的“政府主导”与“市场主导”双轨制的主张。

随着大批药监局高官的频频落马,医药类监管新机构被视为腐败重灾区屡遭诟病,“以药养医”顽疾难除。海闻表示,之所以“难”,根于相对供给不足,之所以“贵”,源于支付问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而非外界舆论据理力推的抑制药价。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余晖认为,监管的目的本来是为了纠正市场失灵,但目前的政府监管不但未能对此予以纠正,反而因监管权力的滥用和虚设导致了更严重的混乱。
 
此外,国际经验在市场和政府执政中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由美国市场竞争导致的医疗费用快速增长的事实,推导出市场模式效率不高的结论看似合情合理,却存在明显的“断章取义”之嫌。首先,美国用了最多的医疗服务资源却未能延长人均期望寿命,并不能推导出市场模式效率不高,因为医疗服务除了发挥显在的延长人口平均寿命的效能外

相关专题

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
20年前,邓小平指出“要坚持改革开放”,20年后,中国改革又面临艰巨挑战。
,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对生活质量的改善上。其次,美国近些年医疗费用的快速增长,一个主要原因是无法控制新产品的应用,这与其向来不接受成本效益评估的做法直接相关,所以也不能简单地用美国医疗费用高来否定医疗服务市场的竞争机制。

中国当前的医改,除了破除“以药养医”、增加市场成分外,还需得加强对个人主体的尊重。屡禁不止的医患纠纷、收受红包、弃活婴等,一次次消耗着民众对医疗机构的信任。中国此番医改能否实现“龙抬头”,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与“市场”能否发生共振。
 


(泉野 撰稿)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