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学者:既得利益者是中国改革之敌

【多维新闻】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卓元日前在一篇题为《经济改革缘何进展缓慢》的文章中写道,深化改革,首先要进行顶层设计,然后是自上而下的强力推动;最重要的是,必须打破既得利益群体的阻挠和干扰。

在这篇发表在《中国改革》2011年第12期的文章中,作者写道,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改革同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和新世纪初相比,明显缓慢得多,甚至可以说处于半停滞状态。在去年的一次经济论坛上,新加坡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甚至认为,这几年中国“无改革”。

中共十六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在2020年“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更具活力、更加开放的经济体系”。作者警告,如果按照前几年的做法和推进速度,上述目标很可能落空。改革滞后的主要表现是政府支配的资源过多,政府过分主导资源配置,政企不分、政资不分、政事不分问题远未解决,抑制了市场优化资源配置功能的发挥,一句话,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没有理顺。

在作者看来,导致2003年以来改革进展缓慢主要有四个原因。

第一,上上下下专注于发展,顾不上改革。这几年,从中央到地方,领导人都专注于发展。 “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要靠进一步发展来解决”,该说法值得进一步研究。“蛋糕”是要做大,但做大“蛋糕”后分“蛋糕”中出现的分配不公、差距过大等问题,光靠进一步做大“蛋糕”是很难解决的。从经济理论来说,生产、流通、分配、消费都是相对独立的过程。分配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光靠发展生产是难以解决的。

有学者认为,改革要冒较大风险,不能期望有多少举动,以免出事。这种看法有一定道理,但绝非长久之计,矛盾还会不断积累。根本之策还是要靠改革来逐步理顺体制和各方面关系,才能实现长治久安,让老百姓过上稳定的好日子。

第二,既得利益群体阻挠和反对改革。垄断行业改革很难推进,新厂商很难进入垄断行业,竞争机制很难引入垄断行业,国务院两个“36条”很难落实,等等,根由就在于既得利益群体的阻挠和反对。

政府自身改革的难度也很大。政府主导资源配置对政府官员有很大好处,这个权力极难割舍,这也是审批体制改革进展缓慢的关键原因。但是,政府支配资源过多,介入经济过深,必然会阻碍市场对资源配置发挥基础性作用。近些年来,深化政府改革已成为深化改革的关键环节,但这一改革因会使一部分官员利益受损而一直难有进展。

第三,学界有人对市场化改革持有异议而影响改革的顺利推进。有学者认为,对国有经济中垄断行业和垄断企业实施改革是“伪命题”;有的主张“国进民退”;有的甚至认为,主张民富优先是奇谈怪论,是挑拨人民群众同政府之间的关系;有的还把居民收入差距过大归咎于民营经济发展过快,动摇了公有制的主体地位等等。上述观点说明在学术界中就深化改革还有不同的看法,也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改革的顺利推进。

第四,缺少改革专门机构的统筹协调与有力推进。2003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把原国家体改办同国家计委合并组建国家发改委,专司改革的机构就不再有了。当时主张合并的一个重要根据是,那几年由国家计委提出的民航、电信等垄断行业分拆改组的改革方案,由于能把改革和发展较好地结合起来,在发展中推进改革,并初见成效。

首页上一页 1 |2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