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解析 馬建自爆與郭文貴秘事

2017-04-21 01:27:06

北京時間4月19日晚間,一段中國原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的自述視頻開始在網上流傳。視頻里,馬建詳細講述了如何利用手中的公權力幫助郭文貴征戰商場并获取自身利益的詳細過程。

以下為根据視頻內容整理的文字記錄:

我叫馬建,原國家安全部的副部長。2015年1月被組織審查。接受組織審查以來,我向組織交代的問題涉及多個方面,這些問題嚴重違反甚至踐踏当前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尤其是廉潔紀律。


原國安部副部長自訴,自己跟郭文貴之間的政商共同體如何煉成(圖源:VCG)

很多行為已經構成了嚴重的違法犯罪,可謂觸目驚心。而這方面又以我和郭文貴之間的問題最為突出。

我同郭文貴是2006年左右經工作結識的。從2008年到2014年我利用我的權力和職務上的便利在郭文貴個人問題和公司經營上給與了他很多幫助,主要有以下几件事情。

一、濫用公權,打擊對手曲龍

2010年前后,郭文貴向安全部反映其公司一名叫曲龍的高管曾幫助其代持了一些資產,但曲龍不但不歸還這些資產還敲詐郭文貴。

后來郭文貴以曲龍敲詐為由先后向北京市公安部門兩次報案,但北京公安均以此事系經濟糾紛拒絕立案。

于是,郭文貴希望安全部出面協調北京市公安局對曲龍敲詐案進行查處。我派員去協調有关部門,但北京公安部門始終沒有立案。

之后,郭文貴又提出其已私下跟承德公安有关人員進行了溝通,明確此事承德也有管轄權,但需要省廳支持。希望安全部同河北省公安廳領導打招呼協調此事在承德立案。

我派員前往河北向張越口頭汇報,并且本人也親自給張越打電話,希望河北省公安廳和政法委在此事上給予支持。

很快張越決定曲龍一案由承德公安立案偵查。在承德公安准備立案之前,為了讓河北更加名正言順的立案,我派員以安全部十七局的名義給河北省公安廳发函,說明郭文貴跟我們是工作关系,為國家安全工作作出過貢獻,希望河北省公安方面能夠調查審理曲龍案件。

后來承德公安便正式立案了,并對曲龍實施抓捕。最終曲龍被承德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0年或12年。

二、以國安名義干擾案件,監聽謝建生

2012年左右,郭文貴反映河南有個叫謝建生的人以曲龍和郭文貴詐騙他為由在河南焦作報案,且已被当地公安機关立案調查。

我派員前往河南焦作了解案件情況,并解釋郭文貴有安全部的背景,看能否進行溝通,但河南当地公安認為案件事實清楚需要繼續偵辦。

后來郭文貴又反映河南焦作公安來北京對他的公司進行調查,希望安全部出面從中調解。

我派員以安全部十七局的名義前往公安部經偵局以郭文貴有國家安全工作背景為由進行協調溝通。公安部經偵局表示今后會考慮郭文貴的背景。

為對焦作公安異地辦案進行制約,我又派員以公安部十七局的名義跟河南經偵總隊溝通,希望当地公安在辦理案件時要慎重。如果要抓捕郭文貴需要跟安全部溝通。

河南省公安廳經偵總隊表示同意我們的意見,會全力支持。不久,郭文貴也跟我說他通過私人关系出面協調了相关部門。

這之后焦作公安確實沒再到北京查過郭文貴的公司,也沒有再找過郭文貴。2013年初,謝建生本人開始督促焦作公安辦理此案,為掌握謝建生的動向,我違規派員對謝建生短信、話單進行調取。

之后不久,发現謝建生可能涉嫌網絡賭博以后,為了抓住謝建生的把柄,達到處理謝建生,使其不再督促辦理此案的目的,我違規派員對謝建生進行監聽。

我還曾跟張越見面提過,希望河北公安廳對謝建生賭博問題進行立案調查,但未果。

在對謝建生監聽一年左右的時間后,由于沒有发現謝建生的違法线索,我才派員將謝建生的監聽停掉。

(宋如鑫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